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东卫街道 >

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与张国栋、何

归档日期:07-08       文本归类:安东卫街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与张国栋、何均岷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住所地日照市岚山区。

  被告:何均岷,女,汉族,居民,系被告张国栋之妻,户籍地日照市岚山区,现住日照市岚山区。

  原告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北门外居委会”)与被告张国栋、何均岷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李宗倩、被告张国栋、何均岷及其委托代理人袁青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北门外居委会诉称:2010年1月17日,原告因旧村改造与两被告(两被告系夫妻关系)签订拆迁安置协议书。2012年10月,原告发现上述拆迁房屋的所有权人并非两被告,而是被告张国栋的哥哥张象忠。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法院依据(2012)岚执字第606、607-3号执行裁定书已将上述房屋依法拍卖。因原告与被告签订拆迁安置协议时原告存在重大误解,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告与被告于2010年1月17日签订的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拆迁安置协议。

  被告张国栋、何均岷辩称:2005年3月25日,被告何均岷与本村村民胡某签订买房协议,约定:何均岷以78000元的价格购买胡某住房一套,房产包括宅基地、住房及地上附着物,有刘某峰予以证明。2005年8月19日,被告何均岷向胡某付清全部购房款,胡某给何均岷出具收条,刘某峰作为证人在收条上签名予以证实。2010年1月17日,原告与两被告签订拆迁安置协议书,该协议书加盖了原告印章并有两被告的亲笔签名。从以上事实看,两被告系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不存在原告因重大误解而与两被告签订协议,故不符合协议撤销的条件,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张象忠系被告张国栋的哥哥,张象忠与朱爱霞系夫妻,张更杰系张象忠与朱爱霞之子。2011年9月11日,张更杰驾驶张国栋所有的鲁LB7***号牌轿车沿日照市岚山区岚山西路由西向东行驶时,与由南向北步行横过马路的王新美、于邦成相撞发生交通事故,致王新美弥漫性轴索损伤、原发性脑干损伤、露骨凹陷性骨折、双侧胫腓骨粉碎性骨折、L5左侧横突骨折、骶椎骨折、骨盆多发骨折、左肱骨打结节撕脱骨折、左侧股骨内外侧髁损伤、左膝前后交叉韧带损伤、内侧副韧带损伤、双侧半月板损伤,经司法鉴定王新美伤情构成一级伤残。后王新美将张更杰、张象忠、朱爱霞、张国栋起诉至本院,本院经审理后作出(2011)岚民一初字第135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张国栋在交强险的医疗费限额内赔偿王新美医疗费10000元;二、张国栋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王新美残疾赔偿金110000元;三、张更杰赔偿王新美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法医鉴定费、残疾赔偿金、今后护理费、营养费合计907653.09元,扣除已付的20000元,张更杰还需赔偿王新美887653.09元;四、张更杰赔偿王新美精神抚慰金10000元;五、因张更杰当时系河南某师范学院某学院2009级学生,无经济收入,由其扶养人张象忠、朱爱霞对张更杰的赔偿责任承担垫付责任。上述判决书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2012年8月1日,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胡某、刘某峰分别向本院出具证明,证明记载:”2004年5月,莒县某村张象忠通过刘某峰介绍以78000元的价格购买了胡某位于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的民房一处,包括正房三间、偏房两间,该房当时已交付张象忠。”2012年8月2日,北门外居委会向本院出具证明,证明记载:”兹证明莒县某村张象忠,经我社区居民刘某峰介绍,购买我社区居民胡某民房一处(经刘某峰、胡某证明),正房3间,偏房2间,房屋价格78000元(柒万捌仟元整)。特此证明”。后本院依法作出(2012)岚执字第606、607-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原属被执行人张象忠、朱爱霞、张更杰所有的上述房屋即涉案房屋交付申请执行人王新美,抵顶张象忠、朱爱霞、张更杰所欠王新美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300000元,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及相应的其他权利归王新美所有,王新美持该裁定书于十五日内到房产登记管理机构办理房产登记过户手续。上述裁定书送达生效后,因涉案房屋按规划属于被拆迁对象,申请执行人家属根据北门外居委会的通知于2012年10月18日将涉案房屋拆除,后北门外居委会先行给付申请执行人家属涉案房屋的拆迁补偿款100000元。涉案房屋在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经过公告、拍卖等程序,直至由申请执行人拆除,两被告及张象忠均未向人民法院及有关部门提出异议,在涉案房屋被拆除后,两被告才到有关部门声称涉案房屋归其所有,北门外居委会未向申请执行人支付剩余拆迁补偿款。

  两被告为证明涉案房屋归其所有,向本院提交了记载时间为2005年3月25日并签有”胡某、刘某峰、何均岷”名字的买房协议书、签有”胡某、刘某峰”名字的收款条、房屋规格图、”张象忠”的证明各一份。上述买房协议书、收款条记载,何均岷以78000元的价格购买”胡某”的涉案房屋一套。”张象忠”的证明记载:”今声明我在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没有购买任何房产,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与我没有任何房产法律关系”,但”张象忠”未出庭予以证实。

  为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本院依法对胡某、刘某峰进行了调查。胡某在接受本院调查时称:2005年,胡某因手头缺钱,想卖了房屋到附近的车庄村投资养貂,后来通过本村的刘某峰认识了莒县人张象忠,胡某将卖房子的事情告诉了刘某峰,刘某峰又告诉了张象忠,张象忠看中了房屋,胡某又与张象忠商量好了价格78000元,房屋买卖合同是在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北街社区张象忠家里所签,当时张象忠说是他本人要买房屋,购房款也是张象忠所支付,房屋也是交付给了张象忠。胡某在接受本院调查时,对上述2012年8月1日其向本院出具证明的真实性以及证明记载的内容线日与何均岷签订的买房协议书的真实性也无异议,胡某称:在与何均岷签订协议之前其与张象忠签订过一份协议,内容大致是”张象忠是买方、胡某是卖方,价格78000元,一次性付款等内容”,协议上还有房屋草图,但该份协议胡某已经丢了,关于胡某与何均岷签订的协议书,因为是张象忠看中的房屋以及张象忠与胡某谈妥的买房事宜,又是张象忠支付的全部购房款,至于张象忠让胡某怎样签合同以及与何人签合同胡某也就没怎么关注。经本院释明后,胡某确认将涉案房屋于2005年卖给了张象忠。刘某峰在接受本院调查时,对2012年8月1日向本院出具证明的真实性及证明记载内容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其对两被告提交的2005年3月25日的买房协议书的真实性也无异议,刘某峰称:其系张象忠向胡某买房的介绍人和中间人,当时张象忠与其弟弟张国栋没有分家,后来听何均岷的母亲说房屋是张象忠帮着张国栋、何均岷买的。

  另据两被告的当庭陈述,涉案房屋自2005年胡某出卖后至拆除之前没有发生过再次出卖或转手等情形,房屋除在两被告与村委会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之前由被告张国栋三哥张相宾因躲避计划生育普查而居住二三年之外一直闲置,两被告均从未在涉案房屋内居住过,只是平时由张国栋存放干活用的设备和工具。原告对胡某出卖后房屋的居住、使用情况称不清楚。

  另查明:在原告与两被告签订涉案房屋的拆迁安置协议之前,原告居委党支部成员兼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吕某某曾电话联系张国栋商谈涉案房屋拆迁事宜,张国栋称让村委会直接找其哥哥张象忠商谈,后吕某某又电话联系张象忠,张象忠提出曾因该房屋拆迁的事情张象忠被劳动教养,损失很大,要求村委会赔偿拆迁费300万元,否则不拆房屋。2010年1月17日,原告与两被告就涉案房屋签订《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拆迁安置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两被告按照《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实施方案》的要求,自签订协议后五日内拆除地上建筑物及附属设施,原告依据岚山区房管部门的评估价格给予两被告房屋补偿款合计376792元,安置实施楼房期房安置,拆迁补偿款用于楼房结算,实行多退少补。签订上述协议时,两被告没有向原告提交任何关于涉案房屋所有权的证据,原告系根据涉案房屋邻居的陈述认为涉案房屋归两被告所有,原告称签订协议时原所有人胡某未向原告提出异议。现原告依据已生效的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法院的(2012)岚执字第606、607-3号执行裁定书,认为原被告在签订上述协议时,原告存在重大误解,错误地认为涉案房屋归两被告所有,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应予撤销。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2011)岚民一初字第1357号民事判决书、胡某证明、刘某峰证明、北门外居委会证明、(2012)岚执字第606、607-3号执行裁定书、买房协议书、收款条、房屋规格图、”张象忠”证明、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拆迁安置协议书、调查笔录、证人证言及法庭审理笔录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原告与两被告就涉案房屋签订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拆迁安置协议时,两被告并未向原告出具任何关于涉案房屋所有权的证据,原告仅根据涉案房屋邻居的陈述而误认为涉案房屋归两被告所有。根据卖房人胡某及卖房介绍人刘某峰向本院出具的关于涉案房屋出售给张象忠并已交付给张象忠的证明,以及二人在接受本院调查时系张象忠购买涉案房屋的陈述,并且在村委会与张国栋商谈房屋拆迁事宜时,张国栋让村委会找其哥哥张象忠商谈这一客观事实,可见张象忠是当时与胡某进行房屋买卖的实际参与者和涉案房屋买卖的实际履行者,亦是涉案房屋的实际接收人,另据两被告的陈述,自2005年原房主胡某将涉案房屋出卖后,涉案房屋未再次进行过出卖或转手,通过以上事实,并结合已生效的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法院(2012)岚执字第606、607-3号执行裁定书对张象忠从胡某手中购买涉案房屋以及涉案房屋归张象忠、朱爱霞、张更杰所有这一事实的确认,以及两被告在涉案房屋执行过程中直到拆除从未向人民法院及有关部门提出过异议,可以认定张象忠即是涉案房屋的实际买受人。关乎合同标的所有权的误解应为重大误解,原告对涉案房屋归两被告所有的误解属法律上的重大误解。原告要求撤销与两被告签订的上述协议,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两被告虽提交”张象忠”的证明,但”张象忠”未出庭予以证实,且原告的辩称与本院依法获取的胡某、刘某峰的证明和证人证言相矛盾,原告亦对被告的以上辩称不予认可,两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故对被告的上述证据及其辩称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原告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居民委员会与被告张国栋、何均岷于2010年1月17日签订的安东卫北门外社区小山片区及楼房安置区拆迁安置协议。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链接:http://readequran.com/andongweijiedao/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