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东乡 >

广西姐妹失踪案嫌疑犯判刑多少年?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安东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6月8日下午,从柳州市柳江警方传来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亲人、街坊和民警苦苦寻找了5天的失踪韦家小姐妹已经遇害,嫌疑人竟是她们的父亲韦某。

  6月8日下午1时许,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发布了关于里高镇两姐妹遇害案的情况通报。通报称:2018年6月3日下午6时许,柳江公安分局接到柳江区里高镇韦家两姐妹的家人报警称,两姐妹在自家附近失踪。接到报警后,柳江公安分局迅速开展搜寻和侦查工作,于6月8日凌晨找到了失踪人的遗体,确认两人已经遇害。

  目前,犯罪嫌疑人韦某(男,27岁,系被害人父亲)已被警方控制,他承认了作案事实。据韦某如实供述,他因为个人家庭矛盾、债务纠纷等方面的原因,将两个女儿杀害后藏尸在里高镇东街后山“独山崽”。目前,案件调查工作还在紧张进行中。

  就在案情通报发布之前不久,记者联系了遇害小姐妹的姑妈。她说,孩子的父亲韦某被传唤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已超过了48小时。6月8日将近中午,小姐妹的姑妈接到街坊通知称,民警带着韦某来到自家附近的小卖部一带指认现场,并封锁了上山的道路,警方法医技术人员随即上山搜证。

  据小姐妹的姑妈介绍,韦某是她的堂弟。在他10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后来改嫁,此后韦某一直随伯伯一家生活。向记者介绍情况的孩子姑妈,就是和韦某一起长大的堂姐。

  小姐妹的姑妈还说,韦某18岁时就到广东打工了,他告诉家人是在一家工厂工作。具体在哪家厂干什么工作,家人都没有仔细核实。

  据韦某向堂姐讲述,他和妻子是在网聊中认识的。韦妻是象州县人,韦某从广东回来时将后来的妻子带回来与家人见面。韦某和妻子结婚至少有7年了,夫妻俩长期在广东打工。去年11月,韦妻带着两个女儿回到里高镇家中居住,韦某在今年1月才回来。回家后,韦某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6月8日下午2时40分许,记者赶到柳江区里高镇里高东街,只见球场上、荷塘边,以及“独山崽”山脚下挤满了关心韦家小姐妹遇害案的附近居民。

  山脚下,一辆黑色的殡仪车正在等候。围观居民们说,公安机关的现场勘验已经结束,殡葬人员正要将姐妹俩的遗体抬下来。大约10分钟后,姐妹俩的遗体被黄色袋子包裹着,抬下山来送上了殡仪车。不少围观的女子见此情景频频抹泪,甚至哭出声来。

  遗体被运走后,警方设置在山脚的警戒线也随之撤除。记者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登上“独山崽”查看发现姐妹俩遗体的地方。

  记者沿着上山的水泥路走了15分钟,就到了居民们平时散步常常到达的最高点。再踏着乱石向上攀爬约100米,就到了其中一个山头的山顶。山顶有一座石砌的建筑物,已没了屋顶,破败不堪。居民称,这建筑是上世纪20年代修的,旧时用于躲土匪。

  石砌建筑物修到了山顶的悬崖边。据介绍,姐妹俩陈尸的地点,就在崖边往下四五米的石缝里。

  姐妹俩的遗体运走后,她们家的大门长时间关闭着,只有一些亲戚进出时才打开一下。紧闭的大门内,不时传出女子的哭声。

  里高东街的街坊们议论纷纷,没有人能猜出韦某为何要这么做,竟能对两个女儿下此毒手。韦某族中的一名叔公向记者证实了韦某堂姐之前的说法:韦某的亲生父亲在他10岁时就去世了。后来他的母亲改嫁,他在伯伯一家的养育下长大。韦某的叔公还说,韦某的父亲因为吸食毒品,死在了距离自家不到一公里的一个山洞里。

  韦某的一名女邻居告诉记者,韦某一家从去年底回到这里居住后,夫妻俩就常常带着两个女儿上山散步。所以,那天韦某独自带着两个女儿上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据里高中心幼儿园的老师说,韦某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通常情况下,是他来幼儿园接女儿。有时老师会向他反映孩子在幼儿园的表现,韦某总是“嗯”地答应一声,不说任何话就转身离开了。

  两个女孩失踪次日,记者曾面对面采访韦某。那时他还在假扮一个女儿走失的父亲,积极协助民警搜山寻找,并请求知情人提供线索。韦某向记者讲述他与两个女儿在岔路口分手的情节,现在看来应该是他编造的。令人震惊的是,他在作案后还能够淡定地接受记者采访,并说出了小女儿紧跟在他身后拉着他衣尾的“温情”细节。

  6月3日晚上,柳州市柳江区里高镇韦家小姐妹失踪的消息,刷爆了柳州人的微信朋友圈。4日零时30分左右,记者与小姐妹的家人取得了联系,证实了孩子失踪的消息,并得知众人经过多方寻找,仍未发现姐妹俩的下落。

  在微信朋友圈中不断被转发的这条寻人信息称:失踪的姐妹俩为韦诗姗和韦慧姗,姐姐6岁,妹妹4岁。当天中午,姐妹俩在柳江区里高镇观音岩下玩耍时不慎走失,目前家人已报警求助,请知情人拨打电话联系姐妹俩的父亲,或拨打110报警。

  4日零时30分左右,记者拨打寻人信息中留下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女子是失踪小姐妹的姑妈。她告诉记者,里高镇观音岩下是一个球场,球场边有滑滑梯、健身器材,小姐妹俩常常在那里玩耍。这里距离姐妹俩的家只有大约50米远,所以家长也比较放心她们在那里玩。6月3日中午12时左右,姐妹俩午饭后就来到球场玩耍。下午2时许,家人发现姐妹俩不见了,便开始焦急地寻找。下午4时许,还没有发现孩子的踪迹,更多的亲戚和街坊闻讯赶来帮忙寻找。

  下午4时左右,失踪姐妹的家人向里高派出所报警求助。民警查看了镇上各交通要道的“天网”监控录像,未发现姐妹俩被人带离里高镇。记者拨打里高派出所的值班电话,从民警口中证实了韦家小姐妹失踪的消息。民警说,下午接到报警后,派出所就安排了警力与失踪姐妹的家属及镇上居民一起寻找,直到4日零时30分左右,仍没有发现任何线条警犬搜寻,尚未找到失踪小姐妹,孩子父亲说:

  这两日,柳江一对小姐妹在家门口附近失踪的消息刷爆柳州人微信朋友圈,大家纷纷转发,期盼能早些找到小姐妹(相关报道见6月4日本报3版)。然而,虽然经过众人努力寻找,一直都未能发现小姐妹踪影。记者6月4日赶赴事发地柳江区里高镇,进一步了解搜寻情况。

  失踪小姐妹韦诗姗和韦慧姗的家,在里高镇东街,距离322国道不远却又不紧邻国道。镇上的人几乎都知道小姐妹走失的消息,记者问了两名当地居民,就找到了姐妹俩的家。

  6月3日下午1时许,韦乐带着6岁的韦诗姗和4岁的韦慧姗登上了离家不远的一座山上玩耍,当地人把这座山称为“独山崽”。父女3人带着啤酒、饮料和瓜子在半山腰乘凉,姐妹俩还伴着父亲手机里放出的音乐跳起了舞。

  下午4时左右,父女三人下山,沿着山脚一条小路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在距家仅数十米的一个岔路口,韦乐和姐妹俩分手:姐妹俩说要到篮球场边玩滑梯,于是沿着小路朝球场走去。沿着这条两旁种有玉米、南瓜和芋头的小路,不到百米就可抵达篮球场。姐妹俩也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了,于是韦乐便独自走了另一条路回家去了。

  大约20分钟后,姐妹俩的母亲到球场找她们,却没看到女儿。询问周围的街坊,也没人看到姐妹俩到球场附近来。在姐妹俩要走过的那条小路旁,有人正在洗衣服。洗衣人说,没有看到姐妹俩走过。

  发现女儿失踪后,韦乐一家立即展开寻找,不少亲戚和街坊也闻讯赶来帮忙。当天下午5时左右,失踪小姐妹的家人向里高派出所报了警。派出所立即派出民警、协警共6人和镇上的居民一起寻找。在事发地点附近的山上,警民共40余人展开拉网式搜寻,一直搜索到6月4日凌晨3时许才暂时撤下山来休息。4日早上,搜山行动继续,柳江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派来8名警力增援,并带来了一头警犬参与搜寻。4日傍晚6时40分,搜山仍在继续,参与搜寻的警犬增加到了3头。

  就在大家苦苦搜寻的同时,小姐妹失踪的消息刷爆了柳州网友的微信朋友圈。本报的新闻客户端和微信公众号也报道了韦乐夫妇寻找女儿的消息。6月4日上午,一些线索不断传来。失踪姐妹的亲属根据线公里外的忻城县安东乡寻找,却未能发现小姐妹的踪迹。

  韦乐告诉记者,他和妻子原本一直在深圳打工,两个女儿也随他们生活。去年11月,一家四口才回到里高镇的家中居住,姐妹俩插班上了幼儿园。回里高只有半年多,姐妹俩对自家周围的环境还不是十分熟悉。

  姐妹俩失踪后,几乎所有的可能性韦乐夫妻都想到了。篮球场边有一个用不锈钢栅栏围起的荷塘。虽然荷塘的水深只到成年人的膝盖,但是因为担心姐妹俩可能失足掉入了荷塘,镇上的10多名男子下到塘中,手拉手将整个荷塘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失踪的女孩。

  截至6月4日晚上11时许,韦家小姐妹的下落仍然没有一点线索。对于种种可能出现的情况,韦乐表示,他甚至愿意接受两个女儿是被人拐走了,也不愿意她们发生任何不测。毕竟,被拐走的孩子还有找回来的一线希望。一旦孩子因为意外失去了生命,就真的是永远无法将她们寻回了。

本文链接:http://readequran.com/andongxiang/87.html